萬事萬物皆AA

我剛出道的時候,每次演講都會被問「男女出門吃飯誰出錢?」講久了後,還沒進入QA時間,我自己就會把這題直接回完,那就是問「跟你出門吃飯的那個人」,就是你在這邊問我,無論我跟你說是誰要出錢或是AA都好,你的戀愛對象不是我,你得到的答案永遠都無法套用到你的戀愛之上。
 
這幾年AA制這個東西可以說是越來越受到推崇,吃飯AA,買房子AA,連無痛分娩跟坐月子中心的錢要不要AA都開始受到廣泛的討論,可是很有趣的是,這些討論通常都圍繞在「錢」上面,好像在這些人的關係當中,除了錢以外,就沒有其他的付出。
 
我身邊確實有極端的AA主義者,就是堅持所有錢都AA,所有家務也都要AA,回誰家次數要一模一樣,未來小孩子姓氏雙數就一人一個單數就抽籤決定,照顧小孩的時數與比重也必然要AA,總而言之,萬事萬物皆要平均分攤——但即使如此,他們仍然有無法分攤的東西,那便是生產的痛楚、懷孕時的負重與不便、生育之後的造成身體的傷害,這些東西,是永遠都AA不了的。
  
說到這,一定會有人說啊你這意思就是懷孕最大,要當祖宗供嗎?
  
首先,說認真的以台灣現在的生育率啦,我覺得懷孕當祖宗供真的剛好而已。我本人並不把少子女化當成社會問題國安危機,一堆人平常講少子女化講的好像多嚴重一樣,然後對孕婦又這種態度,啊少子女化不就剛好而已,現在就沒人要生耶,有人生,整個社群乃至於這個國家把他們當祖宗供,剛好而已好ㄇ?
  
其次,如果你跟我一樣都不是很擔心少子女化人類會滅亡的人,確實我不認為我們需把孕婦當祖宗供,但問題是,今天你的伴侶跟你發生關係後,產生出來的問題(或你要說是愛的結晶也可以)他幾乎已經承擔了百分之八十的責任,然後你要假裝說忽略那些疼痛與勞動,認為兩人的付出在立足點上是一致的,你不用承擔剩下百分之二十的責任,這真的不是性別平等的問題,是人品的問題。
  
最後,我並不認為因為女人生小孩,所以男人就應該負擔生產乃至於後續所有的費用,重點是女性因為生育所付出的勞動與成本應該要被看見,而不是好像只有錢才是付出,而生育就被當成是母性的本能,自己要生自己活該。確實坐月子中心、或是在家的全日褓姆等很多不同的措施,不見得所有家庭或情侶都負擔得起。
  
但有沒有想要共同承擔的態度,是差很多的。我記得很久以前婚姻版有一篇文章,是一個男生講他自己幫他太太坐月子,他裡面有句話我印象很深刻,就是為什麼大家講坐月子時,都是去坐月子中心,不然就是去婆家或娘家,給婆婆或媽媽照顧,#先生 不能夠自己照顧自己的老婆跟孩子嗎?
   
對啊,為什麼作為伴侶以及孩子的雙親,很多台灣男性在誰應該照顧生產後的伴侶與剛出生的孩子這題,自動刪掉「自己」這個選項——而且我們還習以為常?或許這才是我們該問的問題。
  
當然啦,這個問題,不僅僅是個人的問題,還包含制度的問題,像是台灣男性陪產假天數十分不夠,台灣政府與企業對於男性照顧者都還很陌生,而且不是很友善。所以,希望現在在苦惱於沒有錢所以不能生小孩的男性,你們的敵人不是女人,更不是你們的伴侶(或假想未來的伴侶)而是制度與社會。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