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是誰拆了建中的彩虹布條

上個月,大法官釋字748號出爐,明確指出現行《民法》違憲,須在兩年內完成修法,是婚姻平權的里程碑。這場難得的勝利——在台灣,正確的事情被推行,都是難得的勝利——鼓舞了許多人,但也有不少人指出,婚姻平權在法律上過關後,下一個戰場就是性別平等教育。因為即便法律能提供制度上的平等,生活中的歧視仍然不會瞬間消弭,而在影響最鉅的教育體系更是如此。此一體系本身的保守性質、資深從業人員根深柢固的傳統觀念、以及無法秉持教育專業抵抗部分家長無理取鬧的過往紀錄,都讓人難以樂觀。

壓迫形式轉入地下

甫結束的建國中學畢業典禮,就上演了這麼一齣「讓人難以樂觀」的典型戲碼。在本屆的畢業典禮中,學生自行設計布置了五面布條,分別代表了應屆畢業生在過去三年的校園生活中,經歷過的五個議題。布條懸掛在校門口正面的建築上,正中第三面就是代表同志議題的彩虹布條。根據校長室秘書的說法,依照往例,畢業典禮的布置是可以一路留置到暑假的,但這次卻在畢業典禮隔天,就有教官要求拆除。籌備學生在粉絲頁「黑特建中」披露,教官要求撤除布條,並且說了「撤下彩虹旗就好」。 
校方的說法是,這些布條的垂掛位置較低,會阻礙車子的行進。姑且不論校園內部為何會優先考慮車子的行進,即便這個考量為真,也無法解釋為什麼教官只拆正中第三面彩虹布條,難道其他四面布條就能自動閃避車頂? 
這起事件的有趣之處,在於「找不到兇手」。是誰要拆布條的?教官說是有別的壓力,不是他本人的意願。校長秘書說他們扛住壓力,一直在幫學生跟外界解釋。但事實就是有人下令,且旗子真的被拆了。每個人都宣稱自己無辜,然而系統運作的結果就是歧視同志。我們正在見證一種更隱微的,轉入地下的壓迫形式:「大人們」知道不能將歧視的心思說出口,但還是會動用自己的權力偷偷來。 
在最寬容的理解下,我們願意相信校方仍然有若干不辱教育專業,在體制內護持學生進步理念的師長。畢竟校園內的生態不是鐵板一塊,他們的堅持是非常珍貴的力量。從彩虹布條仍然順利在畢業典禮上展出(而不是事前就擋掉)可以得見,校園內的觀念還是有進步的。然而,比起學生關懷議題的熱情、面對保守力量反挫時的理性與不卑不亢,「大人們」恐怕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是該為所處世代的顢頇愚笨汗顏一下。 

生衝前頭師快跟上

在釋字748出爐之後的時代,婚姻平權已是不可違逆的歷史大勢了。包含但不止於建國中學的所有校方行政、師長們,這是你們展現自己的道德勇氣、基本良知、知識水準與公民觀念的時代了。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你們是否能履行你們自己教導給學生的東西,身教與言教能否合一。學生已經衝在前頭了,請盡快跟上來吧。 

本文原刊登於蘋中信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