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生活裡的書展

4月23日開始,長達兩個月的「世界閱讀日」系列活動啟動了。文化部去年開始響應這個活動,串聯各個書店來舉行各式各樣的活動。今年的「世界閱讀日」活動規模龐大,共計有超過20個縣市的書店、圖書館,策劃了上百場的講座、市集、展覽、實境遊戲和漫步走讀活動。
如果說,近幾年來「台北國際書展」的趨勢是「書展活動化」,以大量的實體活動拉動人潮的話;「世界閱讀日」的則更像是把這些東西擴散到世貿展場以外,形成一個以全台範圍的、深入每個城市的超大型書展。

獨立書店跨地串聯

本專欄之前有《讓書成為理由》一文,討論台北國際書展的「特色策展」和「沙龍講座」傾向。由「世界閱讀日」的活動內容來看,這個思路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在實體書籍被各式各樣的線上媒介(包括但不限於網路)壓縮了生存空間,疆土日蹙的情況下,卻是以線下的實體活動重整旗鼓,其中自有一種弔詭。至於這樣的做法是否能夠開疆拓土,還是只能力守目前的態勢;透過活動能夠達到「推廣」閱讀的小果,還是僅能「固樁」(在讀者流失的洪流中,能固樁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這還有待觀察。 
雖然在台北國際書展結束兩個月左右,就重新開啟另一個以閱讀為主題的慶典,似乎有著重複動員的隱憂。未來這個2月台北國際書展、4月世界閱讀日的節奏如果成為定例,兩者之間的區隔勢必要做得更明顯。(或者還可以加上10月左右的「華文朗讀節」)但「世界閱讀日」的串聯模式,卻有著顯而易見的好處──以各別縣市的據點展開串聯的活動,既可以共享宣傳資源,又可以多點並進,把活動資源散到台北以外的地方。 
長久以來,台灣的出版市場之所以看起來很小,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疏於開發台北以外的市場,只靠一座城市來支撐一國的出版業,當然怎麼做都很勉強。除此之外,過去10多年來,各縣市慢慢出現了在地知名的獨立書店,與早期僅有台北的「溫羅汀」比較知名的狀況大不相同,也為這種形式的串聯提供了可行的條件。 

閱讀成日常的自然

無論如何,重新面對「閱讀」的社群本質,以實體活動為凝結核來使人們相遇、交流,這絕對是好事一件。
閱讀關乎知識和情感的交流,本來就是一個人類與另一個人類,甚至是一群人類與另一群人類遭遇交融的事件。這樣的社群連結當然可以在網路上操作,但若能進一步延伸到遍步各地的線下據點,成為日常生活中的自然存在,那才真的能期待開枝散葉、長久茁壯。

本文原刊登於蘋中信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