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宮格的世界】 酒店小姐喝還是不喝?在酒水之間尋找生存之道

有些小姐會設定一個工作時的形象。

這樣比較不會在工作中投入過多的私人情感,又或者,這樣比較能建立自己的風格和原則。

每個小姐的坐檯風格不同,有些人就是天生酒量好,有些人對於肢體接觸配合度高,有些人有好歌喉,有些人很容易讓客人有戀愛的感覺,也有些人花時間做功課來充實各方知識。

我的設定是什麼桌都能坐,但不喜歡過度的肢體接觸。面對工作不順想嘴人出氣的就陪笑,面對嘴壞愛開黃腔的就裝傻,面對覺得自己很棒拿高學歷來嗆小姐的就裝笨,酒桌就讓客人有盡興的感覺但不會讓自己真的喝醉,反正就賺錢嘛。

不過,也有小姐是走高冷風,她生意還是很好,客人就喜歡她這樣子;也有小姐是滴酒不沾,靠著跟客人撒嬌,偶爾也給客人一些小豆腐吃讓他們開心。每個小姐都有自己的特色,每個客人也都有自己的喜好,要怎麼坐檯某種程度上是自己可以決定的,沒有孰好孰不好,但可能要承擔的風險是遇不到契合的客人,或幹部覺得自己難搞不願意帶。

總之,只要賺得到錢、又賺得開心就好。土狗妹覺得最棘手的,是那種就是擺明了要灌小姐的桌。

 

在酒水之間尋找生存之道

 

一坐下還沒開口,就被倒了一杯純的威士忌。能不能喝?客人這樣問,我難道要按服務鈴找幹部自卡嗎?

可是好不容易上檯了,我想賺錢。

但難道要跟客人乾了嗎?

乾了一杯純的威士忌很帥,但客人又倒滿滿一杯怎麼辦?

所以不能傻傻的喝。

如果客人不是太難搞,通常其他小姐提出幫忙喝是可以的,大家各分一點跟自己的客人打招呼熱絡起來,場子就暖了。

但客人不準幫喝呢?

小姐就要跟客人撒嬌了,「老闆,我自己喝沒意思啦,我們一起喝嘛」「老闆,請問我可以分三次喝嗎?」「老闆,這樣一杯我會醉啦,喝醉了會被罰錢啦,人家喝醉了也不能繼續陪你呀」「老闆,人家才剛坐下來,我們來玩遊戲/唱歌,慢慢喝好嗎?」以不需一次喝太多為目標向客人提出請求。

聽說曾有客人直接把十二萬放桌上,說誰可以直接乾一瓶蘇格登錢就可以拿走,有個小姐自告奮勇挑戰了,她沒喝完,但客人還是給錢了。為什麼?因為她喝到三分之二瓶後被送急診了。

錢難賺啊。

如果客人就是要小姐不囉嗦自己馬上把這純的喝下去,就要評估一下有沒有喝這杯酒的必要了。試圖推測客人行為背後的想法,有些客人只是等自己的老點來前想打發時間,或是客人以上酒店灌醉小姐為樂,或是想炒熱氣氛,也可能是想讓小姐喝點酒比較放得開吃點豆腐。這時候,喝一杯和半杯,差別也不是那麼大。只要給客人台階下,不喝光客人通常也不會太為難小姐。不喝光最糟的狀況頂多是被卡出去,但真的被卡,跟幹部據實以告客人倒得實在太大杯,幹部通常也不會不高興。

但是,遇到客人放「你不乾杯就是看不起我」的大絕怎麼辦?每次遇到這種人,我就覺得你怎麼這麼可憐啊,自尊心建立在能逼別人喝多少酒上......啊不是,這時候要以自身安全為第一優先。客人是開玩笑還是真心的?當下的情境有辦法傻笑加放低身段、好言好語慢慢喝幾口帶過就好,如果堅持不喝完,客人有發酒瘋砸杯子的可能的話,那就趕快按服務鈴或藉口出去拿東西找幹部求救吧,錢要賺但人身安全更重要啊!

經紀哥哥從我第一天上班就跟我說,不要喝醉,我有時會很納悶,在酒店工作可以不喝酒嗎?客人找我喝我能不喝嗎?後來越來越懂,就越來越不容易醉,因為越來越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會看人、越來越會應對。有時候遇到想喝大杯的客人,姐妹又不能幫忙的時候,試著撒嬌、練肖威、搞笑、賣萌,但如果什麼方法都試了就是閃不掉,就只能評估一下這個客人是否真的有喝的必要了。如果感覺不對、覺得就只會坐他這麼一次,或是客人只想灌醉小姐就卡/吃豆腐,或是單純覺得自己喝了會醉,就不要硬喝。

不要傻傻的給客人灌,畢竟小姐賺多少是看小費和節數,節數是看坐檯時間,不是看喝了多少酒。喝太多醉了,也不是每個客人都會喊框或是讓小姐在包廂休息,多得是灌醉了就卡,叫少爺抬出去的。但也有灌醉了就在包廂上下其手或其他的,小姐不省人事也無從反抗。而且如果喝醉,整個晚上就沒得賺了,搞不好還會被店家罰錢,不是很虧嗎?

做這行不要勉強自己,喝酒是,肢體接觸也是,賺錢如果賺得不快樂,就不會長久,就算本來就只想做短期賺快錢,這樣賺到錢也不會快樂。

 

一百種喝法

 

一整晚的班,運氣好時被買全場放生,但也只是運氣好時,通常一晚會轉上好幾桌,或是框出到別的地方喝,喝的酒又未必相同。最常在公司喝到的是威士忌和啤酒,有時也會喝到白蘭地或高粱,紅酒、白酒和香檳相對少見。

威士忌通常會加冰、純飲或兌水,剛入行時都會加冰,入喉較不灼熱,不然整晚喝下來食道和胃都很燒。後來因為經痛太嚴重就不加了,但客人常常說看起來太小杯就擅自幫我加酒,所以改成兌水,結果又被說酒杯顏色看起來太淡,只好又開始加冰,不過有時也會放果盤的西瓜或柳丁,除了換口味,也能避免客人拿錯杯子。


有時,喝威士忌的客人會點可樂來加,不過目前喝到最神奇的配方是加綠茶,喝起來竟然有茉莉花茶的味道,很神奇!

啤酒通常就是加冰了,不過想換味道時也會加話梅,有時也會放鳳梨。啤酒喝完就不會跟喝威士忌一樣灌水,不然喝得整肚子脹,會想吐。


客人有時會讓我們選要喝啤酒或威士忌,小姐有時會依上桌喝的酒種選擇,有時會依整晚會喝到的酒選擇,也有人會覺得啤酒濃度低不易醉而選啤酒。不過喝威士忌如果遊戲輸了只要倒九宮格,喝啤酒則是一杯一杯,後者對我而言比較吃不消,但也有小姐覺得自己喝啤酒比較不容易醉,還是看個人選擇。

白蘭地通常跟威士忌差不多喝法,不過也有遇到客人說好酒兌水是浪費,只准小姐喝純的,只好喝完補一大杯水,不然滿口酒精味很難受。

通常喝高粱的桌都超嗨,直接跟少爺要冰桶來裝,加很多冰塊和話梅,不過濃度高也不會要求小姐乾杯,就是喝一個很嗨森的感覺XD

紅酒、白酒和香檳的桌通常比較靜態,玩遊戲也不太要求小姐一定要喝多少,也通常是聊天、唱歌為主。白酒一開始喝會很順口,但後勁很強,到後桌喝威士忌時一起上來會受不了,相較之下,香檳的酒意乘著細碎的泡泡上來得很快。

至於最喜歡坐喝什麼的桌呢?對土狗妹而言喝什麼都好,只要不會倒。坐酒桌太痛苦了,尤其是一上去就想灌倒自己的桌,才上一桌就醉、醉了客人也不一定框,太不值了。

 

躲灌酒還要防撿屍

 

「你們小姐不喝醉,我們怎麼會有機會。」

以前被客人灌酒時,會用酒量不好當藉口來擋,結果每每都是換來客人更大杯的公杯......

不過知道對方喝醉了自己才有機會,代表對於對方清醒的時候會拒絕或反抗有認知,而硬上會被告,才需要灌醉撿屍。灌醉撿屍,在別人沒辦法抗拒的時候趁虛而入,是違反意願的性交,就是犯罪。

無論是清醒時暴力逼迫就範或灌醉後乘人之危,只要未得到真正的同意,就是違反意願,單單醉了並不能推得已同意性行為。說了不做就是不做,有需求可以請幹部排願意提供的小姐,把已經表明沒做或不做的小姐灌醉「製造機會」並確實利用了這個機會,並不是雲淡風輕的「價錢沒談好」就能帶過。

無論對象是未經世事的學生,還是OL、酒店小姐、飯局妹、傳播妹、模特兒,都是一個活生生、有血有淚有感覺的人,受法律保護的權利不會因為身分、職業和性史而有所不同,只要是人,都該被當人對待。就算是性工作者的性,只要開始前未得到真正的同意,就是侵犯。就像麵店,老闆也有權決定要不要賣、何時賣、賣什麼、賣多少。麵裡沒有放滷蛋,也不能搶攤車上的滷蛋去吃,就算老闆願意請別人吃,也不代表得請你或賣你。賣麵如此,性服務亦如此。

女人不醉男人沒機會這種概念本身就很奇怪,不過也是有人覺得女人喝醉了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反正她喝醉活該。既然這種論調有為數不少的人喜歡,那譴責受害者不夠保護自己的聲浪也從來不會小。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