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宮格的世界】專業的婊子?性的產業與污名

 

為什麼會有人用「婊子」這詞來罵人,特別是女人呢?

用「妓者」訕笑記者、用「神女」和「雞」來罵女政治人物,或用「男妓」罵男性政治人物,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少有罵婊子時是真的指述對方有在從事性交易或性工作,通常都是想藉此「羞辱」人,藉由將他人與性工作者、性交易等社會上能減損他人評價的概念連結的方式來貶抑他人,使人感到難堪及屈辱。這些人就是想罵人而已,他們選擇了自己認為能羞辱到對方的字眼實行。

 

與婦德背道而馳,婊子的愛恨歷史

 

對這些人而言,性產業是骯髒、污穢、被鄙視唾棄的,在他們的想象中,用「婊子」來罵人,既簡單有力又能使人難堪。類似效果的,還有黑鮑、黑奶頭、臭鮑、臭雞掰等詞彙,關注之前小模命案的人,都可能在當事人牆上看到過這些字眼。

這些形容詞也並非要指涉女性的膚色黑或體味重,而是想設定這些情境是因為性活動頻繁(而且是主流社會價值觀下被評斷為不正當的那種性活躍)導致的。所以前述的性器官顏色和味道只是其背後性羞辱意涵的一種象徵。

有趣的是,「婊子」對應到罵男性的詞彙,台語裡是「婊囡( piáu-kiánn)」,意近於son of a bitch。啊,原來要罵一個男人,還要拐彎抹角迂迂迴迴地順便罵他媽媽是個婊子。還有「幹你娘」,罵「幹」可能沒什麼,但罵「幹你娘」就是言語上幹了對方的媽媽。婊子又怎麼了,被幹又怎麼樣,罵人就罵人幹嘛一定要性羞辱?但一般人都知道,被說是婊子條子什麼子都不重要,重點是被這樣說就該感覺到被「罵」了。

再加上其他同見共聞的人對這些詞彙的觀感普遍不佳,一個生在這社會長年被教導要乖巧要聽話端莊賢淑有氣質有教養的女人,被用這些詞彙「辱罵」時怎麼能不生氣?若不生氣,就是承認了自己是個放蕩的婊子、不知羞恥的蕩婦,不見容於文明社會!

所以性羞辱流行不衰,區區幾字即可傳遞背後龐大而明確的惡意,脫口而出時也省去了論述和連結那些概念的麻煩,是攻擊他人最簡單且有效的方式。然而,婊子、娼妓、妓女還有其他性產業相關的工作稱謂,為什麼是可以被拿來罵人的詞彙,甚至被認為是一經連結就該羞慚的概念?這些工作皆是以滿足客人需求而賺取報酬的勞動工作,無論是滿足生理需求或是情感需求,共同的特色是服務內容通常都與性有關。生而為人,用與生俱來的本錢來謀生,不行嗎?

但對某些人而言,女人存在的價值只在於生育子嗣和滿足性需求,既然要保證自己的女人子宮和陰道是完全屬於自己的,就發明了貞操觀念來束縛女人。女人的身體是該被好好保護且不可隨意被碰觸的,不論她自己的意願為何。甚至為了保護女人的貞潔(貞潔某種程度上被視為一個女性可受定義的價值),世代將女人們塑造成乖巧聽話端莊賢淑有氣質有教養的樣子,教導她們身體只能無償地讓配偶使用。性產業顯然是這個戒律的異端。

 

嫌貨才是買貨人?父權社會性買賣的矛盾情結

 

性可以被販賣怎麼了嗎?性,從原始時代就是力量夠強大的人才配擁有的,後來的婚配制度下,是要被對方家族認為門當戶對養得了家的人才能擁有;到自由戀愛風行後,變成有魅力得到青睞的人才有。但在這些主流體制外,還有一個歷史悠久的途徑可以滿足這些親密需求—購買。這些人除了情感需求和生理需求可以被滿足外,又因為證明了自己有購買的能力,滿足了征服欲和控制欲。

花錢買得到,不好嗎?男人們一方面懼怕得不到(怕被定義成不夠成功),所以迷戀著這種有財為尊的優越感,但享受的同時,又因為其他人同樣可購買到現在所享受的而感到焦慮。前一秒還在服務自己,下一秒怎麼可以若無其事地陪在其他客人身旁?這些認錢不認人,出賣肉體和靈魂的女人為什麼不能罵?多吐一口口水也不會讓她們更髒呀!

我們的社會若是認為,女人的價值在於她們的清白,販售尊嚴的人又還有什麼中心價值,又有什麼骯髒下作的詞她們擔不起?相較之下,那些騙砲的(現在的流行語好像是誘姦?)天花亂墜兜售愛情又跳票的,在這個充斥著善良風俗的社會反倒是最不會被苛責的一群。

然而性工作者的社會地位低落,除了整個社會以為忽視、抹黑、污名化與自己不同的人就能讓自己顯得清白高貴外,一般還容易和性傳染病和複雜的產業結構做聯想。然而,許多性病的傳播途徑也不只有性行為,性行為只要做好安全措施,也未必會成為性病媒介。若真要說,就只能歸咎於很多男人喜歡在對方拒絕的情況下盧無套性交吧?盧性工作者無套真的非常無良,也不管別人是在工作,一定都說自己很乾淨,明明比誰都怕,還喜歡找沒在做的或一定要戴套的盧無套,也許是有種別人都不能射在裡面只有我可以我好棒的獨佔心態吧?

 

「兩腿開開輕鬆賺」的迷思

 

一般公司行號可以升官收入三級跳,勞工變老闆,但性產業繼續做也只是這樣,除了找到固定的客人提供服務、迅速累積金錢、之後轉行外,頂多是從小姐變幹部或行政,退居二線。看似賺得輕巧、入行沒門檻,但實際上,如果想賺到錢,需要投注的心力並不亞於其他工作。

打扮得漂漂亮亮眨眨眼撒撒嬌就有大把鈔票可以拿?抱歉,除了每天上班前的髮妝造型和下班後的卸妝保養之外,頭髮定期修整染燙、做臉、手腳除毛、指甲修長閃耀不掉漆等,一筆筆都是必備且昂貴的「維護費用」。吸引到客人目光是一回事,讓客人願意掏錢又是另一回事,小姐要在包廂裡坐好坐滿、讓客人框甚至變成回頭客(回頭客通常坐起來也會比較輕鬆),也是一門專門的技術,不是光靠奶大腿長和紅唇電眼就可以的。連藝人演員們拍寫真都要喬姿勢要修圖、拍戲都會吃NG要重來了,更何況是整個工作時間都要不間斷不鬆懈的電力放送……那些說只要喝酒就能賺,躺著就能賺,腳開開就能賺的,我只能說,對於性產業的專業想像,真是太過貧乏了。

 

下次想罵人婊子前,你可以再想想。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