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宮格的世界】「婊子還想立牌坊?」酒店小姐身體自主的攻防戰

 

前陣子受邀擔任酒店文化與法律實務的講者,期間和大家談到酒店小姐在工作場域的身體自主權。

 

性與身體自主的攻防戰

 

坐檯的時候,有些客人是自重的,喝酒、唱歌、玩遊戲、聊天都不是需要肢接才能做的事情,就算肢體接觸,也僅止於牽手、挽臂、摟抱等。但有時,比較「熱情」的客人會一坐定就開始上下其手,襲胸、往裙子裡面撈的都有,甚至在秀舞的時候,也常常被吃豆腐,或是客人動不動就想親嘴喇舌。這些都是小姐們工作時會遇到的情況。

我不知道業界普遍的共識為何,但是個人非常討厭被亂摸。在我的認知裡,酒店小姐的核心工作是陪伴,special的服務不是完全沒提供,但應該是經由雙方就意願、價錢、方式、時間等協商過後達成共識才提供的;就算在繁忙的都市節奏中無法細細探求雙方全面的想法,也應該,至少要確認對方有沒有做、要不要做、多少做。

 

框出不等於性交易的必然性,客人和小姐協議的,可能是續攤、去看夜景或吃宵夜。業界的實況,通常是客人和小姐在包廂時直接談妥接下來的行程,甚至有些客人也沒有問小姐就以為小姐都有接,直接和店家喊框了就帶出場,然後發生爭議;接下來可能是小姐不接,直接解框,或是小姐在和客人或幹部的溝通過程中改變主意。當然也有些是灌醉了直接帶出場,或是帶出場灌醉了為所欲為,發生了什麼事情小姐可能得等醒來了才會知道。所以店家能不能保護小姐,讓小姐在清醒的時候才能被帶出去,以及小姐被框出後能不能維持清醒保護自身安全就很重要。

理想上,小姐和客人初步達成框出的共識後,應該先通報幹部或行政,由第三方介入確認框的種類(純框或S框),再讓小姐回休息室換外出便服,出店家後再定點向行政、幹部和經紀進行回報。當然理想和現實間還是有落差的,有時是框出前沒確認,有時是框出後計畫趕不上變化,小姐醉了或是改變心意了都有可能。

 

土狗妹剛開始上班的時候,不知人心險惡,客人框了說只想找個地方喝啤酒聊天、絕對不會對我怎樣,也是傻傻的跟去然後回報說去餐廳吃飯,聊著聊著,然後我就睡著了。

對,睡著了。而且睡得很香,一覺到天亮。

還好那個客人是真心只想聊天(應該吧),而且人很好的把床讓給我睡,他自己睡沙發,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睡相極差七仰八叉的。

醒來的時候看到手機滿滿來自行政和經紀哥哥的未接來電,然後當天上班就被電得很慘。還有一次,是客人要求送回飯店。這位客人是幹部的熟客,事實上他們常常是一群朋友來,而我也是常常坐他們桌,不過都是坐他朋友,這天他自己跑來找我。送他到飯店後我就後悔了,因為送到了他說都框到底了想坐下來聊聊,聊聊了他就開始說自己跑來找我是因為喜歡我之類的,反正就是想要盧盧看能不能做,當然後來隨便找了個理由脫身,題外話是他把這件事情也告訴他朋友了,不過他朋友聽了之後反而很開心,一週來一次變成一週來兩次。

還好沒有因為未確實回報被店家開數千元的罰單,更還好沒出事。出事的話調監視器應該只會看到小姐開開心心的跟著客人進飯店。但小姐有跟客人達成性交易的合意嗎?並沒有!

 

「婊子還想立牌坊?」污名帶來的職業風險

 

有些客人很奇怪,明明有性需求,叫幹部排小姐的時候又不說,偏偏喜歡找沒接的小姐私底下一直盧一直煩一直摸然後一直灌,好像強摘的果子比較甜一樣。除了容易有糾紛之外,還容易觸法喔。

不過,就算不幸被侵犯,小姐也很少真的跑法院,多半由店家或經紀公司出面向加害人要求賠償(當然是在證據上站得住腳的情況下才有較高額的賠償)。這社會對於性工作者的負面標籤,使得小姐可能顧及社會觀感,或是想「小事化無」,往往傾向不以「正常途徑」解決性侵問題。

社會觀感除了很多人認為做小姐說自己被性侵叫做婊子還想立牌坊,因為他們認為性工作者沒有/不值得擁有身體自主權,出賣色相身體的人拿了錢就該閉嘴,好似我們還得感激涕零人家要買我們一樣;還有一種是覺得,被性侵不像被刀捅,不會少一塊肉,且將女體看作遲早是會被用以愉悅或生育的工具,除了聲稱性攻擊是雄性本能、否定性侵對被害者造成的損害存在,更認為女人的穿著職業或日常活動等促成了性侵的發生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這種攻擊對於女性是普遍而廣泛的存在,然而在性別平等漸漸滋長下,這類譴責被害者的聲音往往也會引來某種程度的撻伐;相較之下,對於性工作者這種諷辱則往往被視為是自取其辱。對於女性性工作者的攻擊,其實就是社會上對於女性不友善態度的縮影。

 

婊子不想立牌坊,婊子也是人,活生生、有血有淚有感覺的人。我們只想像個人一般活著,被像個人般對待的活著。

 

其他文章